亚搏体育网站

抢在时间前面找到“B”和“C” 合肥,一座城的战疫,一个人的故事

By admin on 2020年2月11日 0 Comments

开栏语

合肥战“疫”,是一座城的努力,更是一个个普通人的面对。合肥在线策划推出“合肥,一座城的战疫,一个人的故事”系列报道,关注着这场“战疫”中普通个体的命运,以及他们在抗争中的坚信和坚强。通过他们的讲述和他们的视角,来读懂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的人们在非常时期所迸发出的勇气和力量。

讲述者:朱建军(合肥市包河区烟墩街道城市管理部部长、街道网格化服务中心主任)

讲述时间:2020年2月7日―2月8日

整理者:合肥在线戴小花 通讯员 胡佳佳/配图

看到朱建军时,他正在送一名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的外地赴肥人员,到包河区设置的集中隔离点。由于从大年三十以来几乎24小时连轴转,他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憔悴和疲惫,都记不得2月7日到底是大年初几。当有社区工作人员提醒明天是元宵节时,他才恍然大悟。朱建军他们目前必须“抢在时间前面”干的事情,就是在辖区地毯式清查人群中的“B、“C”类人群。只有尽快地把他们排查隔离,这场抗疫的战争才能真正迎来拐点。

朱建军深夜巡查全封闭小区滨湖明珠西区的值守情况

初三全员到岗,开始睡在单位

1月24日,是大年三十,我照例在单位值班。2009年到街道工作之后,我就养成了春节带头值班的习惯。就在大年三十晚上,合肥市启动了一级响应。大年初三下午,我们一家人到超市买了些菜,因为过年啥年货也没准备。回到家,我给全家人煮了一大锅稀饭,还蒸了些大馍。结果当晚就接到区里和街道通知,说辖区有居民小区出现了疑似疫情(后被确诊),必须要当晚采取措施。街道立即召开了紧急会议,一直开到当晚11点。我们按照上级要求,连夜布置,召集11个“网格长”、应急人员、安监人员、环卫负责人、环保、河长等人员开会,给每个人分配任务,责任到人。

我当时意识到,这属于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我们承担着安全应急、环保、环卫、市场监督管理等11项任务,必须考虑周到一些,做事要更加严谨一些。当时已经是大年初三深夜了,我们一个一个地打电话给所有同事,要求次日清晨6点前全体人员必须到岗,并连夜排好了值班表。当我们通知结束之后,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多钟了。我草草吃了个快餐,又回到了单位。

然后,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根本没时间回家,家人在大年初六捎来一些生活物品,我就正式在单位“安营扎寨”了。

大年初三晚上,我在街道开会。社区人手确实不够,所以看管封闭管理小区的硬性任务就落到了我们头上。

当时接任务时,我也担忧我的这帮好同事,他们大多数是90后,上有老下有小。对于这样的紧急情况,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前方等待着我们的又是什么?但我是部门负责人,而应急管理是部门职责所在。无论前方是多大的困难,多大的危险,我只有带头第一个冲上前去,不给自己留退路,才能让同事们安心。军心才会稳。

当然,我也有后顾之忧:我父母、岳母身体都不好。母亲身患癌症多年,妻子操持一大家人的家务,孩子正在准备中考。一开始我就没告诉他们我在干啥,说了他们就会担心。

朱建军与云川社区书记邓娟娟一起

外出排查辖区的湖北返回合肥人员

每人一副口罩,接管了疫情小区

大年初四,我们单位全员到岗,负责辖区所有居民小区的出入口管控,还有所有疫点的人员管控。当时,出现一例疫情的小区那栋楼已经被封了,所有人员不许外出。接到任务之后,我觉得我和同事们也不能“赤手空拳”上阵。我突然想起来,2017年有企业觉得我们每天上路巡查辛苦,当时捐赠了一批口罩,还剩余了20多个,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大年初五的一大早,我去接管有疫情的小区。有一个男人坐电梯准备出来遛狗,当场被我制止了。我发现小区有一个会客区,就从单位把桌子、帐篷等搬运到现场,在小区出入口和里面设置了五个检查点,主要每天对外来人员筛查、测量体温,对本小区人员测量体温等,对从湖北回肥人员进行登记和筛查。考虑到隔离人员的生活需求,我们让快递员把日常生活用品等放置在门岗,再由我们工作人员送到居民家的电梯口,电话通知他们来取。

当时,疾控人员全副武装背着硕大的消毒桶对整个小区进行消杀,物业也没有人敢上前。

看到他们穿着全套防护服,脸上戴着护目镜,再看看我和我的同事们,每人只有一副口罩,简单的不能太简单,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朱建军上门到湖北返回合肥的两户人员家中做思想工作,

让他们立即隔离医学观察14天

他们从湖北返肥,不愿接受被隔离

大年初五,我们的门岗盘查到,说有一家三口,其中男的是湖北枣阳人,孩子在合肥上学,从湖北返回合肥。考虑到他们是从疫区自驾回到合肥的,我们就让他们一家三口到隔离点观察14天。结果这家的女子有抵触情绪,情绪激动,就是不开家中大门。我们很有耐心地做其思想工作。后来开门之后,我看她情绪不稳,不停说着自己的种种困难,嫌弃隔离点的居住环境,于是就和同事一起徒手上前帮助她拎行李到隔离点。

第二天,我们又根据她的要求,给她送去了拖把、一次性手套、酒精、84消毒液、新被套等。这是我们直接护送的第一例从疫区返回合肥的人员。

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是2月6日,我们接到上级指挥部通报,说有两户10口人从湖北回来,竟欺骗小区门卫,说他们是从安庆市返回的。经过调查,他们两户虽然开的是挂皖A牌照的车,但的确是从湖北返回合肥的,车上还有一个6个月大的婴儿。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刻意隐瞒真相呢?难道是怕周围人歧视他们?

社居委耐心地上门做了这两户的思想工作,但他们根本不听。所以,我们与社区民警、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在业主家门外,百般劝导。这两户都不愿意到指定隔离地点,很有抵触情绪。我先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宣讲了合肥市人民政府的政策, 并上前告诉他们,吃住等生活方面都不要担心,会有人给他们提供后勤保障。他们当时仍旧不愿意,这家的儿媳妇说,你们不要影响来我们的正常生活。孩子这么小,如果隔离期间有什么意外,你们要承担责任。他们愿意居家隔离不外出。后来,这家的老爷子出来了,他老家是湖北竹山,比较明白事理。我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两家1月23日从湖北返回安徽,中途经过安庆,在他儿媳妇家短暂停留了一下,才返回合肥。

我上前把合肥市疫情防控的一系列公告又宣讲了一遍,要求他们两家人必须按照规定,到指定隔离观察点观察14天。并指出从湖北返回合肥,却刻意隐瞒行程,严重的要承担刑事责任。他们一家的思想工作终于被我做通了。随后,他们提出被隔离期间,天天要喝矿泉水,又要我们给他们送外卖。我们把社区给他们配送的两大桶矿泉水和方便面等送到他们指定的隔离地点。

我和我的队友,一定要抢在时间前面

从年初三到现在,我在单位已经待了13天了,中间仅有一趟回了一次家,却并没有来得及进家门。大年十一,我爱人打电话说家里菜、肉、纸巾、洗手液、消毒水等什么都没有了,让我抽空买点菜,顺便晚上能回来吃顿饺子。而好多天没见,我也不太放心父母的身体,就向单位请了两小时假,抽空到马鞍山路合家福超市买了一些牛肉鸡肉蔬菜水果等,就匆忙往家赶。但是,当我刚到自家小区大门口,就接到街道电话通知说当晚要开紧急会议,要求我必须立即赶回。我把一堆菜肉拎到电梯口,交到爱人手里就匆忙赶回了街道。

这么些天,我没有正经吃过几顿热饭,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到了饭点吃还是没有吃,我自己都顾不上。经常吃的是方便面,现在一看到方便面,我的胃里就会泛酸水。这几天很多事情都走上了正轨。我抽空去买了点饼干、芝麻糊之类的放在办公室,以防止半夜饿肚子。

每天深夜12点左右,当很多人都进入梦乡的时候,我都会去巡逻查岗,看看我的同事们。我印象最深是大年初五第一天晚上,我凌晨时分查岗时,发现在小区门口值班的同事,顶着凛冽的风站在那里冻得直哆嗦,我就给他们送去了一些方便面。

当时,政府采购库里的供应商没有上班,为了解决值班人员的保暖问题,我想方设法,通过各种途径,搞来了40件棉大衣。这样他们好歹能御些寒吧。

现在,我和同事们面临的压力还是很大的。辖区有两家大型农贸市场,要进行排查。这块要去跑,既要管秩序,还要管食品安全。还有,辖区企业申请复工审查,我统计了一下,有200多家(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涉及到2万多人,这些五湖四海来的人群都要一一筛查。每一家,我们都要到现场去审查验收。这不,我们半夜都在开会布置任务,研究对策。

咬牙坚持着,我和我的队友们,一定要抢在时间前面,把防控疫情中的“B”、“C”类的人群尽快找出来,这样,我们才能夺取这场战役的最终胜利。

本期编辑:汪雯雯

来源:合肥在线

Comments are closed.